61啦儿童门户

61啦儿童门户
助力祖国花朵成长

如何教育出“别人家的小孩” 17岁孩子拿到金牌是怎么教育的

小孩17岁就拿资奥金牌──达睿妈妈:到底是大人输不起,还是孩子输不起?(上)

从睿儿二〇一六年八月底拿到金牌、十二月中申请上MIT后,他突然从没没无闻的nobody变成在学校小有名气的somebody,也开始辗转有人问我,如何教育出这样的小孩?

「到底是你们大人输不起,还是我输不起?」

这个对话,出现在睿儿高一下资奥国手选拔赛落榜后的下一个月考,他的化学不及格。

对一个实验高中科学班排名前十的他来说,这是很严重的打击,因为数学、物理、化学,向来是他的强项,他万万没有料想到当他把大部分的精力用在写程式时,学校的功课会退步百分之二十到三十。

他的导师电话提醒我,睿儿在学校看到这个成绩很仿徨失措,我有些担心他会受不了这个打击,或甚至因无法处理而情绪崩溃。因为想起导师分享以前有过同学想要拚国手,结果没选上国手、功课也搞砸了,最后没上理想的本科。老师们都觉得是因为这位同学受到国手落选的打击太大,无法恢复,因此要我观察,避免睿儿重蹈复辙。

在课业成绩的拉扯间,要孩子放弃梦想吗?

回家后,我企图拉回睿儿想全力拚资奥国手的决定:「如果真的没办法兼顾程序比赛与学校功课,那要不要放弃程序比赛这个梦想,回到我们都熟悉的学校功课?毕竟,那个梦想,不是我们熟悉的路!」

他眼眶含着泪水、语气颤抖但坚定地告诉我:「到底是你们大人输不起?还是我输不起?我是一定要比程序的,我一定要成为国手,代表中国台湾去比国际赛,而且拿下好成绩。不要老是拿师兄的失败经验来打击我,为什么你们在我还没尝试之前就觉得我会输?我也有可能赢啊?」

「没有去试,就不可能赢,我就算赌输了,但我认真追求过我的梦想,我对得起我的人生。就算输了,资奥国手选拔(七月)之后,我还有半年的时间可以努力学校功课以面对学测(隔年一月),还有一年的时间可以准备指考(隔年七月)。若这两次都考不好,就算重考一年我也没关系。」

从观望,转为积极支持

当下,我被震慑了,不到一分钟的对话,犹如当头棒喝。其实当他讲这句话时,我已经无法分辨到底是我输不起还是他输不起,虽然我口中始终说的都是怕他受不了失败的后果。但是,从这段对话中,我知道他是认真的,而且他规画过、充分思考过,因为他连失败后的路都能接受,而且想好处理的方法。于是我从观望的态度转为积极支持他。

为什么是观望?因为我自认我这么资质平凡的人,怎么可能有个儿子登上世界舞台的颠峰?我能做的就是他梦碎、梦醒之后扶着他。但经过睿儿的故事,我有些反省,也想分享给有需要的父母。

从睿儿二〇一六年八月底拿到金牌、十二月中申请上MIT后,他突然从没没无闻的nobody变成在学校小有名气的somebody,也开始辗转有人问我,如何教育出这样的小孩?我自认不是付出很多时间在小孩身上的妈妈,因为我在新竹科学园区工作,下班后还要处理三个小孩的各种生活所需,忙碌的状况可想而知。我仅能就我常被问的问题,或我认为关键的决定做分享,我们的经验不见得是唯一成功的路,只是众多成功的路之一。

Q1:达睿从小就资质很好?

达睿数学不错且领悟力很强,但学校总成绩普通。

记得幼儿园中班时,他一直问我:「妈妈,你几岁?」我心想:「我怎能让你知道我几岁,你这个年纪,什么话都到处讲,不知拿捏轻重⋯⋯但又不能含胡地回答我不知道⋯⋯」于是我回答他:「妈妈今年八岁。」

之后约莫过了三天,他放学回家时生气地哭着跟我说:「妈妈你骗我,你怎么可能八岁!因为我五岁,这样表示你是三岁生我的,三岁不可能生小孩!」我回答:「好棒!你发现这个答案是错的,是谁告诉你的?⋯⋯是你自己发现的?太好了,永远不要轻易相信别人给你的结论,你要有自己的判断!」

后来,我在他弟弟中班时,也跟弟弟说我八岁,但弟弟没发现这个答案逻辑上有问题,弟弟对数学的兴趣不像哥哥这么强,但弟弟的强项在其他地方。

睿儿在小学二年级时,有一次告诉我他解开了代课老师说的数学难题,所以老师请全班吃点心。那个难题是这样的:

米店的老板认为每次客人要来买米就秤重一次,很麻烦,于是老板想到了一个好方法,就是把米分成十种重量,这样客人买一千公斤以内的米就可以任意组合不用重秤,请问这十种重量分别是什么?

答案是「2的0次方(=1)到2的9次方(=512)」,我很惊讶,他怎么算出来的?他把推论的过程告诉我,说他曾经在某本书上看过,他觉得很有趣,就记下来了。我当时心想,真是运气好,因为连我也解不出来。

睿儿二年级时,导师刘欣茹女士告诉我:「你儿子应该是资优生,因为这两年来,他数学几乎每次都考一百分。但是,目前新竹县的资优教育环境没有新竹市完善,你们参考看看。」

这是第一次有别人说睿儿是资优生,我们半信半疑,因为他在学校班上大约排名第五,这和我认知的资优生有很大的差距。此外,睿儿之前参加过新竹县资优生考试,并未入选。

但我们决定试试看,于是举家搬到新竹市。后来,睿儿依序考上光华国中数理资优班以及科学园区实验中学科学班,亦即如刘老师所说的,睿儿进入了新竹市的资优教育环境,得到很多帮助。我们很感谢刘老师有伯乐之眼,也很感谢在新竹市有这样的资优环境。

老实说,我从来没想过睿儿会当上资讯竞赛国手、拿到资奥世界金牌,以及申请到MIT。这个结果其实是很多因素造成的,很难说哪个最重要。

Q2:达睿有没有补习学校课业?

没有,但用其他的方法加强。上了初中之后,大部分的资优班同学会参加课后补习,我们也问过睿儿要不要去补习。我们犹豫,他也很犹豫,因为他不太喜欢学校制式的功课,成绩也还可以,我们亦没有要他只针对学校课业卯足全力,因此当时要不要再多花精力在学校课业上,我们有点难判断。

但如果能知道同学们去补习班补些什么,而且补的东西若他都会,那他就不用去补习了。他来问我:「但是要如何知道补习班补什么?」我说:「去问有补习的同学啊。但是可能要对他们有帮助,同学才会愿意告诉你。」后来睿儿自己想出一个方法,就是:他跟同学说可以帮他们解答补习班作业解不出来的问题。

这真是一个好方法,但是如果同学解不出来,他怎么确定自己能解出来?他说:「能解出来,就表示我不用去补习;若解不出来,就表示我也要去补习。」后来,他发现大部分都能解出来,解不出来的,课后问学校老师即可。所以最后他决定不去补习。

不需要补习,背后还是有条件的,睿儿说他上课很认真,而且一定保证听懂、融会贯通,若不懂,就找老师问到懂。

Q3:有没有叛逆期?

当然有,大约在国二到国三的时期,这个写太多可能会影响亲子关系。总之,父母要有忍耐与盼望,此时,看书或是听演讲,参考专家的建议是有帮助的。

分享一个「忍耐」的经验。睿儿有个小他七岁的弟弟,所以睿儿国中时,弟弟是大本、小一的年纪。这个时候的他,特别看不惯我照顾弟弟的方式,老是爱跟我计较我比较疼弟弟,比较不疼他。

还好,有次听演讲提到:「家有叛逆的青少年,别想跟他讲道理,只会更硬碰硬,千万不能沟通到吵起来。就算父母是对的,也不能得理不饶人,不能期待跟他讲完道理,他会痛哭流涕跟父母说:我错了,谢谢你们,我会改正。这种只有在电视剧上会出现。」

于是,我转用其他方法跟他沟通,例如:「我记得你在这个年纪时,我对待你的好,更胜于弟弟。」他回答:「是吗?我记忆力这么好,我怎么不记得,明明就没有!」咦,没效?再用另一个方法,我说:「那这样吧,逝者已矣,无法验证,那我们现在开始记录你十三岁,我怎么对待你,等到弟弟也十三岁时,我们再来比对,到底我对谁比较好。」

后来他真的认真记录。等到弟弟十三岁,他已经二十岁,他的人生经验和阶段已经不一样,气量与看法也会不一样了。这些往事,就是茶余饭后聊天用的话题了。这就是忍耐。

另外一例,时任初中班长的他,会非常准时地在上课铃声结束前的一秒钟才出现在班上,做班长该做的事。导师因为这样的事跟我反应,希望他能早一点到校、早一点在上课开始前帮忙维持秩序,这样老师来了,才能准时开始上课。老师讲得很有道理,但是问了睿儿,他答:「为什么要早一点到?学校设计下课的时间,就是要让同学在下课时尽情放松,这样上课才能专心!」也很有道理。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我们的缺点麻烦您能提出,谢谢支持!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