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啦儿童门户

61啦儿童门户
助力祖国花朵成长

青少年霸凌发生率男性皆高于女性 年龄越大霸凌率越低

青少年健康调查:北区霸凌发生率较高、年龄渐长霸凌下降

霸凌问题可能造成终身心理的阴影,不容小觑。卫生福利部国民健康署「青少年世代健康行为长期追踪研究计画」,其中针对青少年霸凌问题调查,发现不论施霸者或是受凌者,男性皆高于女性。

该研究委托台北医学本科公共卫生学系教授邱弘毅主持,有关霸凌相关研究,访谈约1.6万名国、高中职生,分别于2015年、2017年以同一份问卷调查。结果发现,无论是施霸、受凌或旁观者经验,男性均较女性高,国中阶段较高中职高,北区较其他地区高。而随着年龄与学级增长,霸凌发生比率下降。

调查也显示,在霸凌的类型中,不论男性或女性,均以言语霸凌为最常见,之后依序为关系、肢体、网路霸凌。2015至2017年,各霸凌类型的盛行率均下降,唯「男性网路施霸」的盛行率从12.41%上升至13.29%。以上4种施霸类型,男性受访学生均较女生为高。两年后再访问同一批人,各种施霸类型均下降,但男性网路霸凌反而稍微上升。

调查也比对了受访者同住的家庭成员,发现霸凌者「仅与父亲同住」者居多,高过于「与祖父母同住」、「仅与母亲同住」、「与双亲同住」等其他情况。而受霸凌者以「非与直系血亲同住」为最高。

针对北区学校的霸凌比率最高,研究发表人台北医学本科伤害防治学研究所所长陈品玲教授表示,可能北区学校的霸凌情形的确较为严重,也可能是北区学生较愿意揭露此情形。

「复原力」能支持儿少面对霸凌与忧郁

暴露于霸凌、暴力的青少年可能表现出不良后果,例如心理健康问题和自杀意念,甚至影响终身。近来许多研究也开始注意,为何有些受凌者能恢复走出阴影。

台北医学本科公共卫生学院副院长陈怡桦以詹雨臻的「复原力量表(Inventory of Adolescent Resilience)」进一步分析,发现复原力强的人,能有效降低受霸凌者忧郁风险。她也比对人口学变项发现,女性、学生年纪较长、母亲教育程度较高、与父母同住、父亲工作状态稳定者,有较好的复原力。

陈怡桦表示,复原力并非天生决定,可以靠后天培养,在正向的家庭与学校关系和情境中,长期发展出的能力。具高复原力的学生,尽管遭遇重大挫折或逆境,仍能持续展现正向的结果。

「旁观者」是霸凌事件关键

长期进行反霸凌研究的东华大学教育与潜能开发学系教授李明宪则表示,据他访查100多间学校的个案,发现网路霸凌是传统霸凌的延伸,当受凌者在现实生活中被霸凌,就容易在网路上霸凌别人。

且受凌者的报复对象不只针对霸凌者,更是「整个社会」。在李明宪访查的案例中,许多受凌学生与家长都对旁观的同学或老师怀有忿恨,因为「旁边的人都没有救他」。

李明宪因此认为旁观者是霸凌事件的关键,如果旁观者愿意挺身而出,霸凌就可能不会发生。他也呼吁,防治校园霸凌,可以从辅导勿成为霸凌旁观者着手。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我们的缺点麻烦您能提出,谢谢支持!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