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啦儿童门户

61啦儿童门户
助力祖国花朵成长

世界三大疾病抑郁症排名第二 高中生自杀人数逐年增长

青少年忧郁风暴来袭两成国、高中生,曾认真想过要自杀

自杀,是台湾青年(15-24岁)第2大死因、青少年(12-17岁)第3大死因,四到七成死者生前罹患忧郁症。自残、跳楼……不再只是新闻事件,青少年忧郁已成为可见的危机。孩子身体不健康,家长很容易看出来,但心理生病了,却经常被忽略。究竟孩子是罹患忧郁,还是「强说愁」、「叛逆期」、「抗压性不足」?

「那个9年级的孩子总是靠窗坐,上课常趴在桌上,几次没来,再见面时我问他怎么了,他不愿意讲……之后出缺席就很不正常,大家都说他懒惰……他本来很帅很瘦,但后来变胖很多,原来父母离婚,妈妈没力气管他,他用『吃』来发泄自己的压力……」一位北台湾升学热门满额初中的老师回忆着学生的故事,「有些高敏感型的孩子真的包装得很好」。
 
「上课上到一半,一个学生突然从教室里走出去,要往下跳,好几个同学、老师冲出去抱住她。之前有看出她有问题,但看不出她会做这事(跳楼)。其实,有这种倾向的不只一个……」一位在南台湾第一志愿高中教书23年的老师观察,这几年学生的情绪很浮动,要无时无刻盯着,「这些孩子绝顶聪明,又特别敏感,跟她们讲话要很小心,只要用错词,她们就把门关起来了。」

「那个资优孩子刚入学时很积极,一直找老师做专题;但后来发现这不是自己喜欢的科系,又不敢转系,很痛苦,好几次想跳楼……他照着父母的蓝图在生活,蓝图很漂亮,但不适合他。还好后来修了一门喜欢的课,被动的被找回来。」一位台大工学院教授发现,不论男生女生都有情绪困扰,但因为已经成年,除非学生自己求助,否则为尊重学生的隐私,「本科老师能帮忙的不多,」他说。「导师除了请学生吃个饭,跟他开开玩笑,看他笑得开不开朗,能稍微确认一下,但真正要提供协助,还是要回到专业的心理辅导角度。」

从北到南,从初中到本科,愈来愈多学校老师、辅导老师面对着有情绪困扰的学生,忧郁症、自残、拒学、跳楼这些在媒体新闻事件中读到的字眼,成为校园中与师生近距离的常态。在访谈中,老师们会用「在崩溃边缘」、「一直闷着烧」、「深夜张老师求救电话,常常打不进去」等字句,描述校园中日渐严重的学生情绪问题。都会区各校辅导老师工作量爆表,平均每周必须长期处理的咨商个案,过去几年,从个位数暴增到十几人。(看更多:如何让不快乐的青少年,安心「说出来」?)

我们的孩子怎么了?对照3个统计数字,揭示了几个大人不能轻忽的事实:

1、自杀,青年第2大死因,青少年第3大死因

根据卫福部公布的2017年台湾人死因统计结果分析,自杀为12-17岁台湾青少年第三大死因,仅次于事故伤害和恶性肿瘤。

资料来源:卫福部106年国人死因统计结果,绘图/日光路

而从2003年起,在15-24岁(高中、大学生)这个族群的死因中,自杀就一直高居第二。

自杀和早发型忧郁症关联度高。精神科医师沈政男统计,47~74%自杀身亡的青少年,生前至少符合一项精神疾病的诊断准则,其中最主要的就是忧郁症。

2、两成的国、高中生,曾经认真想过要自杀

再根据卫福部国、高中生健康行为调查,有敢达21.1%的国中生和18.7%的高中生,曾经认真的想过自杀。

资料来源:卫福部105年国中学生健康行为调查;104年高中学生健康行为调查,绘图/日光路

同份调查也显示,7.9%国中生、9.4%高中生经常或总是感到孤单或寂寞;7.3%国中生、10%高中生经常或总是睡不著觉。

资料来源:卫福部105年国中学生健康行为调查;104年高中学生健康行为调查,绘图/日光路

忧郁症初期很难觉察,很多都是生理症状先出来,「最容易观察到的就是睡眠障碍增加,青少年通常只会睡不够,如果孩子连续抱怨睡不著,是一个值得注意的警讯,」台中忠明高中辅导主任萧轩华提醒。而当孩子有「想死」等自杀的念头甚至计画时,更是不能轻忽。

3、每7位有1位青少年,有明显忧郁情绪,需要专业协助

资料来源:董氏基金会2018年9月对六都国、高中职学生的调查,绘图/日光路

长期关注青少年心理健康的董氏基金会,在今年9月也公布针对六都国、高中职学生的忧郁情绪现况调查结果,有13.3%的青少年(也就是每7位有1位)有明显忧郁情绪,需要寻求专业协助。但仅1/ 10因此求助辅导老师,在有明显忧郁情绪者中,约3/4不愿或很难跟父母说出所遭遇的状况。情绪无法说出来、理清楚,累积久了就成病。

忧郁症也是全球议题。世界卫生组织(WHO)统计,近10年,全球忧郁症人口成长近4倍,已达3亿人。

资料来源:世界卫生组织(WHO),绘图/日光路

WHO指出,2020年全球3大疾病中,忧郁症排名第2,仅次于心血管疾病,更甚于爱滋病。忧郁症不分年龄和社会阶层,任何人在任何时期都可能受到忧郁症冲击。全球有10-20%儿童和青少年罹患精神疾病,其中一半的精神疾病始于14岁。

全球每10个青少年,就有1-2个有精神疾病

资料来源:世界卫生组织(WHO),绘图/日光路

 

在美国,因忧郁症引起的伤人或自杀悲剧,更引发菁英高中和本科的高度关注。根据美国健康和人力服务部2015统计,有300万名12-17岁美国青少年,过去1年曾经历忧郁,并影响到日常生活。而本科校园最常见的两种心理疾病则为焦虑和忧郁。2017年美国大学健康协会统计,过去1年曾感觉沮丧忧郁的大学生比例为39%,感觉焦虑则敢达61%。

追求完美的特质,可能潜藏着无法言说的情绪。根据真实事件写成的《麦蒂为何而跑:一位典型美国青少年的挣扎与死亡悲剧》,就描述主角麦蒂成长过程中,不论在社交、学业和运动表现上,一路都是人人称羡的人生胜利组。却在进入长春藤名校宾州大学后,无法面对现状的不完美、无法忍受别人失望的眼神,逐渐陷入忧郁症状,在19岁那年,选择结束自己的生命。

2014年麦蒂的死震惊全美,引起各种讨论,全美菁英本科开始注重学生心理健康。纽泽西州在2016年颁布「麦蒂‧哈勒瑞自杀防制法案」,要求州内所有本科必须提供全天候的心理咨商服务,以防悲剧重演。位于纽约的哥伦比亚大学,更倡议「活得好才学得好」,并有同名网站提供各种服务,却隔没几天,就有学生自杀。

镜头拉回亚洲。香港青少年的自杀率更是让人惊心动魄。2016年3月出现青少年自杀潮,9天之内竟有6起自杀案件,年龄从11岁到21岁,其中8成是从高楼坠下。香港萨玛利亚防止自杀协会特别提供免费求助APP,最小的求助者竟然只有7岁。鉴于香港人面对特别大的压力,富卫香港(香港保险公司)在2018年首创「身心卫危疾保障计划」,提供保险,涵盖10种情绪病(包括3种儿童情绪病,如注意力不集中ADHD、过动症、自闭症及妥瑞症),和57种特别疾病,包括常见的情绪疾病,如忧郁症、焦虑症及精神分裂症等,受保人可从8岁的子女至本人69岁。

面对忧郁风暴,将我们最爱的孩子卷入其中,我们应该如何因应?如何帮助孩子?

完整专题/青少年忧郁风暴来袭

青少年忧郁专辑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我们的缺点麻烦您能提出,谢谢支持!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