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啦儿童门户

61啦儿童门户
助力祖国花朵成长

一个大一抑郁症女生的自述 抑郁症如何好转

走过忧郁的大一女生:我以为自己一辈子都不会好了

晓婷(化名),19岁,大一新鲜人。身为独生女,她曾是学校风云人物,在高三时确诊为忧郁症,接受服药、心理咨商等治疗。现在已经好转稳定。

我从初中就很容易生气,一点小事就受不了,对爸妈吼叫,叫他们不要来打扰我,常跑出去不喜欢待在家里。那时大家都说我在叛逆期。高中后比较没那幺容易生气了,但情绪很不稳定,很少有平静的时候,大家都觉得叛逆期就是这样。

直到高二下,要考学测压力很大,又跟男友分手,然后就开始觉得自己怪怪的,每天都觉得有乌云笼罩在头上,明明出太阳,也是很失落。即使跟同学出去玩,跟大家一起笑,但其实心里都是很失落的。(看更多:「完美小孩」背后的情绪未爆弹)

今年6月我跟妈妈讲,觉得自己有点怪,妈妈先带我去看心理咨商,看了3个月,觉得愈来愈难过,没有变好。我又跟妈妈说,就带我去看精神科,医师说还不能判断,但先给我开血清素的药,每天一颗。愈接近学测压力愈大,好像病情一直升高,我就开始有死的想法,好想放一把火把家烧掉,想死在家里,也常把窗户打开看着楼下,一直想跳下去,但没有勇气这样做。

一直哭觉得自己很可怜

那时也没办法去学校了,有去的话,中午或下午才能去,但上一两堂就逃回家,完全无法静心坐在位置上。即使坐在那里我也觉得自己好可怜,就一直哭,同学会来陪我,但那样让我觉得自己更可怜。(看更多:如何让不快乐的青少年,安心「说出来」?)

那时,在回家的路上我会想,为何我天天过一样的生活,上学、吃饭、睡觉、好无趣,我开心不起来。觉得这样的人生不是我想要的,好像自己没有活着,回家就用美工刀刮自己,看看自己有没有活着。后来不怎么痛,因为心情那幺糟,身体上的痛没什么,所以后来每次心情不好就刮,会流血,但真的没感觉,脑袋是昏沉的。

那时在准备学测,我觉得一定考不好,铁定没有未来,所以压力很大。更让我难过的是,坐在我前面那个同学,上课上到一半就走出教室,竟然从阳台跳下去。那个同学可能已经忧郁很久,但大家都没注意到,完全看不出来。

我情况最严重时,一天要吃4、5颗药,血清素、白天吃镇静剂、晚上吃安眠药(我会胡思乱想)、还有幻听的药,因为满长一阵子睡不好,老是觉得听到声音。我也持续找咨商师,但每周才一次,常常情绪不稳定想找人讲话,也打过电话给咨询专线。

吃镇定剂去考学测

后来还是硬着头皮去考学测,考试当天妈妈还给我吃了镇静剂,很多人劝我不要考,但若不考,我生这场病有什么意义? 

学测完后,整个人松下来,压力少了一大半,没有了考试的压力,我觉得我就好了。忧郁症慢慢变好的时候,我还觉得不太真实,因为我以为一辈子都是这样了,真的惨到你没办法记得心情好是什么样子。

后来理清楚了一点。我其实怕没考上别人笑我,我很在意别人的眼光,也许因为初中是学校司仪,高中是热音社主唱,大家都认得我。我感觉自己要表现得很好,但学校有太多很厉害、很漂亮、人缘又好的同学,我真的觉得比不上他们,好像愈自卑就愈想完美。同学之间会互相比较,说闲话的压力也很大,比IG按赞、追踪人数,大家都po最好的照片。

我现在还定期去医师那边拿药,医师说可以停药,但妈妈觉得要上本科了,是一个新的状况,还是继续维持最低量的血清素一颗。其实我觉得最有帮助的,是身边随时支持我的人,爸爸妈妈陪我聊天,同学、男友都很帮我,因为咨商师、医师不能每天陪我。现在我会怕再掉进去。

完整专题/青少年忧郁风暴来袭

青少年忧郁专辑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我们的缺点麻烦您能提出,谢谢支持!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