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啦儿童门户

61啦儿童门户
助力祖国花朵成长

怎么让小孩自己说出“不开心” 重视青少年抑郁问题

如何让不快乐的青少年,安心「说出来」?

不分年龄、不分阶层,任何人在任何时期,都可能受到忧郁症冲击。青少年「大脑施工中」,加上面对前所未有的各样压力,更容易有忧郁的情况。如何理解、支持、陪伴,成为孩子愿意信任、愿意倾吐的那个大人?

为什么,理应快乐成长的青少年,会为忧郁症所苦?

青少年面对着前所未有的压力。比较可以想像的,是升学压力、父母期待、自我表现,孩子很容易产生焦虑和高度自我要求,会使身心状态比较不稳定。「尤其进入明星高中,过去可能是学校第一的孩子,高中后发现没那幺顺利,可能产生失落情绪,」高中辅导老师巫志忠分析。

在衡量成就的标准和价值观很单一的氛围中,若父母用高标准看孩子,很难沟通,「孩子不容易得到肯定,找不到方向,」巫明忠说。有时,连放弃都是一种压力。曾有高三学生问「我撑不下去了,是否就干脆算了?」「这个『算了』就是一种无望的忧郁和焦虑。」(看更多:青少年忧郁风暴来袭两成国、高中生,曾认真想过要自杀)

无法关机的压力

科技带来另一种「无法关机」的压力。一支手机就是全世界,青少年必须维持和管理自己在社群媒体上的「身份和认同」、比较IG上的按赞数、人际关系网路化、幽微的霸凌言语和行为迅速传播、全世界的大小灾难、真假新闻都一并照收……美国《时代》杂志在2016年的「青少年忧郁症」专辑中,形容今天的青少年「好像一座座小火山」,不断接收、累积来自手机、关系、和周遭事物的压力,无所遁逃。(看更多:如何判断孩子是否为网路成瘾?)

这些压力会挑战孩子的心理素质,尤其3C成瘾造成的不利因子。「好像孩子所处的环境充满毒素,而你要他健康长大,」教养专家杨俐容形容。容易成瘾的孩子主要是为了「忘忧」和「解趣」。「忘忧就是孩子没有能力去调节、解决情绪困扰,不管是人际、和自己或和家人过不去;解趣就是他们认为读书无趣、人生无趣,只为升学,这样的孩子就会逃到3C里,」杨俐容分析,而3C的设计本来就会让人有黏着度,更造成眼部、头部肌肉的紧绷,结果就让人更易忧郁、思考能力降低。 

另一方面是青少年「大脑施工中」的生理构造导致。「青少年忧郁受贺尔蒙、大脑边缘系统(limbic system)发展的影响,」台北市立联合医院松德院区儿少精神科医师赖柔吟解释。青春期的贺尔蒙产生剧变,边缘系统则包含掌控情绪和长期记忆的海马体和杏仁核,是寻找自我求偿(reward,找回馈、找快乐,避免痛苦)的中枢,逐渐发展成熟,而控制情绪、逻辑思考的大脑前额叶,则要到20~25岁才会长成。

「所以,青少年处在载满了油、油门长好了,但是煞车还没长好的情况,」赖柔吟形容。青少年在神经形塑过程中,因为神经很混乱,所以容易有忧郁的情况。

看不懂是忧郁?还是成长议题

在21世纪的今天,要好好长大,真的不容易。青少年因为正值青春期,情绪和行为本来就比较不稳定,以致忧郁症经常和成长议题卡在一起,不易被察觉,也难被理解,甚至被忽略。青少年所发出的求救讯号,常被贴上「强说愁」、「叛逆期」、「抗压性不足」、「软弱」等标签。甚至在他们出现自伤或暴力行为时,还免不了先受批评和责备。

「『怪』,常是忧郁症患者在青春期得不到同侪认同,甚至最后遭遇霸凌的原因。」台中惠文高中老师蔡淇华正在陪伴一位忧郁症确诊的女孩,她有时无法上课,但喜欢写作。蔡淇华观察,她们在夏天还穿着外套,或一年到头披围巾或是戴口罩,因为「比较有安全感」,但是「也因为与外界联系感差,或是话题常脱轨,所以交不到朋友,导致自信心低落。」

「忧郁症的一个重要感受就是寂寞,不是没有朋友或没有人在身边陪伴,而是感受不到跟他人的连结,」现就读于成大心理系的张闵筑,在她的书《别再叫我加油,好吗?》记录着她从高二起确诊、至今已有7年忧郁病史的生命历程。教室里不可言说的霸凌,不被同侪理解的孤独,无法交集的平行线父母,都加深了她「自己是一个人,很糟糕的一个人,没有资格活着的一个人」的想法。

依赖数码世界,更容易造成人的孤独和寂寞。根据美国的学校咨商师协会的调查,科技和网路霸凌已经影响到小五的学生。「我无法告诉你孩子在IG和Snapchat上,如何被充满恶意的对话伤害,但我每周都要处理因为被排挤和被霸凌,而不想来上学的孩子,」美国棕榈海岸学校咨商师协会的副主席表示。网路霸凌如此即时又隐密,即使和父母同处一室,孩子仍能透过手机,沉浸在涉及全班好几个人的痛苦情绪中,而父母却完全不知情。

Let’s talk!

为了鼓励忧郁症患者把心里的苦说出来,WHO在2017年10月推出一个一整年、名为「Depression:Let’s talk!」的全球运动,强调「求助的第一步就是要说出来」。尤其是青少年,若能找到信任得过的大人谈谈,只要说出来,旁人就有着力点,就不用自己受苦。但有时,孩子找不到可以信赖的大人。

咨商心理师、也是《受伤的孩子和坏掉的大人》一书作者陈志恒,常接到痛苦的孩子敲他的脸书粉丝专页,问「我是否生病了?该怎么办?」很多「有病识感」的孩子「早已上网找过资料、看过忧郁症的书,比大人懂得还多,」陈志恒说。有个孩子曾在他脸书「潜水」观察了两年,才私讯跟他说自己的状况,「他在找一个他信任的大人,」陈志恒很心疼。尤其来自中产阶级或高社经地位的孩子,情绪困扰更容易成为「不能说的秘密」。

三级防护网接住孩子

每个人都散布在忧郁的光谱上,从偶尔心情差、经常心情差,到连续两周情绪低落、符合DSM-5(精神疾病诊断与统计手册)标准的忧郁症。根据临床研究,青少年时期若已出现情绪困扰而没有及时评估和治疗,也有可能自己会好,但长大后面对挫折、压力,就容易诱发各种更严重的忧郁症、焦虑症或强迫症。

「忧郁症就像感冒一样,需要一段历程,需要耐性,9成会好,必须先从生活上排除压力事件,但也容易复发,」台北医学本科公共卫生研究所所长陈怡桦表示。

要帮助忧郁和心理生病的孩子走出黑洞,需要家庭和学校合作,织成一张防护网来接住孩子。

教育部2010年颁布「学生辅导法」,确认辅导三级制。各校有认辅老师(接受心理咨商辅导技巧训练的各科老师),直接在教室里帮助可能需要特别关心的学生。超过55班的学校,初中每15班、高中每12班必须配置一位专任辅导老师,接受导师转介来的学生个案。各县市教育局下再设「学生辅导咨商中心」,有专任心理咨商师、社工师,以驻点责任区的概念,负责学区内10-12所国中小及高中更复杂困难的个案,视需要转诊医疗院所。

「高中职忧郁、自伤的学生普遍增加,而且年龄层往下降,」台北市学生辅导咨商中心主任杨雅婷表示,学校希望及早辨识出需要协助的孩子,给予最恰当的专业协助。但最大的挑战在「必须跟家庭合作」。孩子身体不健康,家长很容易看出来,但心理生病了,却经常被忽略。辅导老师、咨商师和儿少精神科医师都发现,有些家长仍将精神疾病看成是一种标签,而抗拒接受「我的孩子生病了」,孩子就很辛苦。

打一剂情绪预防针,强化忧郁免疫力

忧郁症绝对不仅是青少年父母的议题,与幼儿的父母无关。就像宝宝从出生后就必须接种疫苗,强化各种疾病的免疫力,要预防忧郁、强化「忧郁免疫力」,也必须从小施打「预防针」。「情绪教育就是最好的预防针,」教养专家杨俐容温柔提醒,从幼儿园起,就可以开始进行情绪教育,按部就班的教导孩子,务实的自我认识、人际网路、练习情绪管理、解决问题的能力。「我们不能防范孩子未来面对哪种人生困境,但我们可以给他打情绪的预防针,把孩子装备好。」

「忧郁就像生命里的黑洞,有很强的吸引力会把你吸到最底层、最糟的境地,但如果能掌握它、和它共处,你就会拥有很多力量,」心理学作家海苔熊比喻。在成长过程中,也许难保孩子不受伤,不论是来自不自知的父母、或不可测的人事物。但孩子学会自我整理、照顾、呵护,懂得接纳自己、欣赏自己,健壮内在心理,就能面对外在的压力和挫折。

时值季节交替、忧郁好发的秋冬,又有特招、学测、会考的压力排山倒海而至,老师们开始担心校园爆发忧郁潮。要帮助孩子远离忧郁,或走出情绪黑洞,需要每一个大人更愿意理解、更尽力支持、更耐心陪伴。

完整专题/青少年忧郁风暴来袭

青少年忧郁专辑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我们的缺点麻烦您能提出,谢谢支持!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