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啦儿童门户

61啦儿童门户
助力祖国花朵成长

高中生自残行为该怎么办 家长该如何引导孩子表达情绪

拼命教孩子九九乘法,却忘记教伤心怎么表达

人届中年的父母,总有几支蜡烛同时烧,人生目标达标,但也伴随大小压力。而最让父母椎心的,是青春期的孩子有了忧郁等情绪困扰。心疼、惊吓、着急……不仅每根神经都被牵动,原本的价值观和教养观,都可能要调整……

「国一时,因为一直被同学排挤,有一天我真的很难过,就把自己关在房间崩溃大哭,没声音的那种,边哭边用美工刀片割手腕,割到细细的一条一条……」这位外表亮丽、成绩优异的女大学生如今平静的回忆,直到国二下她情绪爆发、吵着要转学,爸妈才知道女儿的辛苦。

国、高中生的自残或自伤之频繁和普遍,超乎大人想像。最常见的割腕,像一种仿佛要把心里的痛刻在自己身上的秘密仪式,在父母不知情的状况下,有的持续多年,发现后,常让父母心疼、自责、不解。(看更多:青少年忧郁风暴来袭两成国、高中生,曾认真想过要自杀)

「我们从不打骂小孩,为何她要这样伤害自己?」一位看到国三女儿手腕、大腿内侧密密麻麻伤口的妈妈,再也忍不住眼眶中的眼泪,「这样惊心动魄,哪个父母看了不心痛?」(看更多:我们从不束缚孩子,初中的女儿为何割腕上瘾?)

青少年因各种情绪和心理危险因子,引发出千百种状况,常让中年父母措手不及。

愈来愈多到中年的父母,处在蜡烛几头烧的压力中。一方面得拼事业的高峰,一方面要维系显疲态的婚姻、照顾年迈的父母,还要调适自己开始老花眼、更年期、变胖、秃头等各种身体上的初老。这些都还可以撑着,但若青春期孩子出状况,就是压垮父母的最后一根稻草。这时,父母才恍神过来,原本那幺可爱的孩子,为什么变了?有的时候,以为只是青春叛逆,父母想要给他们空间,却失去陪伴的机会。有的时候以为是少年强说愁,长大就好,却可能错失抢救机会。

更椎心的是,当悲剧发生,我们却不知道孩子发生什么事?为何我们没有提早发现?又该如何帮助他?

情绪来来去去,没有对错

和身体生病、找到病因对症下药不同,青少年情绪困扰导致各种溢出常轨的行为,成因往往复杂多元,不仅牵动父母每根神经,更挑战原本的价值观和教养观。《亲子天下》采访的老师、心理师、医师都一致表示,在孩子述说自己的状态和故事时,多少都会带出家庭议题。不论背后是紧张、疏离或破碎的家庭关系,或美满、正常的状态,家庭都扮演很关键的角色,而家人的支持,也是最重要的解方之一。

不论孩子是整堂课趴着睡觉、心不在焉、神情有异、不太跟同学互动、出缺席不正常……排除学习上的困难、校内人际关系,老师若和孩子建立信任关系,和孩子深度对话,会发现真正困扰孩子的其实是家人关系。

「家中经济问题、父母争吵、离婚、家人过世、重组家庭、沟通问题……都会影响孩子学习的心情,孩子常讲不出来,」宜兰复兴初中健康老师吕怡秀表示。大多数孩子很单纯没有太多掩饰,只要老师多加关心就有助情绪纾解。但有些孩子表面有一套应对方式,看似无事,其实内心很难受。

有时,孩子用另一种方式,让忙碌的父母看到,他需要更多的陪伴。一位很有影响力的中年爸爸,平常忙于做改变社会的事,孩子交给太太,他一直以为,他给从小有主见的孩子够大的自主空间,没想到,孩子跟辅导老师说,只希望爸爸多陪他。

有时,是家中不能谈论、却冲击孩子的议题,借着课业或其他压力事件爆发出来。曾因被同学排挤觉得自己很糟糕、割腕多次的女孩,跟咨商师谈过后,才理解自己难过情绪的背后,竟是多年前父亲外遇,在她心里埋下「一定是我不够好,爸爸才不爱我」的阴影,迫使她下意识不断要求自己更好,不让任何人(尤其爸爸)失望。

拼命教孩子九九乘法,却忘记教伤心怎么表达

有时,是在家中从没有情绪的流动和表达,让孩子卡在情绪黑洞里。

国立屏东本科学生咨商中心主任洪蕙菁辅导过许多个案,不会也不能解读情绪。例如有学生外表理智,不允许自己情绪出来,压抑太深以致崩溃。「她是家中姐姐,从小要照顾弟弟,因为妈妈忙碌、爸爸失功能,她必须得看顾大局,隐藏起所有情绪。」经过引导,女孩情绪出来,才能看到自己。「情绪来来去去,没有对错,情绪流动,人才能流动,」洪蕙菁说。一般父母常过度重视物质供应,却忽略情绪面,「我们拼命教孩子九九乘法,却不教情绪的重要和如何表达。」

更多时候,孩子的状况挑战父母底线。一位儿子从国二起就有拒学倾向的妈妈,始终无法面对儿子有一搭没一搭不想上学的现况。「我每天精神错乱,我们这个世代就是按部就班,什么时候该做什么事,好像都被放在一个框架里。在工作上,不容许你放空摆烂、要求你完美超越,但回家看到儿子,他就是不符合我心目中乖孩子的样子。」但在长达两年的冲突、调整中,这位在中小企业担任主管的妈妈慢慢释怀,「只要孩子没有做出不可逆的错误,不念高中也不会怎样。这过程中学习最多的,反而是我自己。」

帮助孩子走出情绪黑洞,家长是最重要的支持

要帮助孩子走出黑洞和困境,除了专业的医疗、咨商,父母的态度非常重要。「青少年工作就是买一送全家,」台北市立联合医院松德院区儿少精神科医师赖柔吟表示,父母可以是支持系统,有时候父母也需要自我调适。

面对孩子的忧郁倾向,部分家长会主动求援,但也有家长拒绝承认。成功高中辅导室主任巫明忠表示,「有些家长会很强势反问『谁说的?』有些会说『谢谢老师,帮忙不用了,我们自己会注意』;就算孩子已经拒学,有的家长依然会觉得只是叛逆期,『也许本科就会好了』。」

「只要家长把门关起来,谁都没办法帮忙,」《亲子天下》采访十几位老师、心理师、医师都一致表示。「有些经济优势、社会顶端的家长,完全听不见另一种声音,孩子就在底下挣扎,我们完全帮不上忙,只能让孩子信任我们,心情不好的时候可以来找老师聊聊,」一位南部明星高中资优班导师很无奈的说。

情绪风暴背后不是教养失败

中年父母有时不得不接受,人生不一定照着我们心目中的蓝图走,孩子的状况是一个提醒。没有孩子愿意被看成是有缺陷、或脆弱的不良品;孩子有情绪困扰,也不代表父母的教养失败。但及早发现、才能及早提供孩子最适切的协助。

很多时候,即使父母已经尽力,能做、该做的都做了,孩子还是做出伤害自己的事。美国《时代杂志》2016年的「青少年忧郁症」专辑指出,在科技的推波助澜下,父母很难侦测到孩子的社交生活,即使尽力追踪孩子的脸书、IG、推特、依然无法及时辨识幽微的网路排挤或霸凌,无法保护孩子不受伤。

但当孩子受伤了,最好的沟通方式是「承认孩子当下的感受和情绪,拿掉批评论断,不要生气,而是同理孩子,「你这么痛苦我很难过,但我会一直陪着你,你需要我为你做什么吗?」《时代杂志》提醒。

亲、子两个世代都承认自己需要帮助,需要很大的勇气,但只要能跨越这个障碍,就能帮助孩子。

「爸妈真的很重要,因为孩子看着大人的样子,看久了就变成剧中人,爸妈要把自己活好,」屏东本科的洪蕙菁语重心长的说。

辅导老师、心理师建议和青少年交心的Does&Don’t

●示范如何表达自己的情绪和感受。例如,与其每天千篇一律问孩子「今天学校好不好?功课写完没?」不如谈谈自己的工作、挫折、失败或害怕等感受。借着这样的以身作则,传递一个讯息:谈感觉、压力或失败,是OK的,不可耻的,孩子也有机会练习表达自己的情绪和感受。

●问开放式问题。例如,注意到孩子无精打采的回到家,问问在学校发生什么事?邀请孩子对你说说看,若他们愿意告诉你,会讲出来。

●耐心等待。若孩子说,我没事,大人欣然接受,但告诉孩子,有需要找人聊聊,你都在那里。

●相信沉默。在聊天时,不一定要行云流水滔滔不绝,有时,沉默也是一种表达。

●表示你的关心。每个人都需要感受到被人在乎,告诉孩子你关心他,并且在相处时,真正放下手边一切。

●帮助孩子学习/练习面对压力的技巧。

●不以问题展开对话。

●不问「为什么?」因为这样问,就让孩子产生防卫心。

●不要急着解决问题。当大人把孩子的问题看成是问题时,很容易想要去纠正、解决问题,反而拉大了和孩子的距离,他把你推得更远。

●当孩子表达情绪时,不批评、不做判断,接受他的各种情绪。

完整专题/青少年忧郁风暴来袭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我们的缺点麻烦您能提出,谢谢支持!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