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啦儿童门户

61啦儿童门户
助力祖国花朵成长

抑郁症是一场长期抗战 家长如何帮助忧郁症青少年

陈志恒:学校、家庭共编支持网,稳住自己再接住忧郁孩子

帮助忧郁症青少年,需要专业和耐心,孩子身边的家长、同学、老师,也都需要自我照顾和被支持,是一整张防护网…….

现在教育界对忧郁症有更多的理解,过去被认为是消极被动或是破坏行为的孩子,现在我们会怀疑他是不是有情绪困扰或是有忧郁的倾向,所以被辨识出来的孩子变多了。社会大众对这个议题可以开始去谈、去聊、去讲,孩子也会接触到,例如孩子在学校课程中,或老师有分享类似案例时,他就会自我检核说自己是不是怪怪的、是不是需要去求助、他就可能跟老师开口。初中比较多孩子是被老师或同学发现,高中的孩子会自己来。

现在老师不像过去那幺权威,比较会跟孩子交心交流,例如孩子会在周记上说说自己的心情,老师如果意识高、敏感度高的话,就会说「你是不是需要帮忙,我跟你谈一谈」,「唉,你好像真的遇到困难了,那我帮你转介到辅导老师,请辅导老师再评估」,「我可能要跟你爸妈谈一谈,再转介给精神科医师」,很多人是这样被诊断出来的。

忧郁需要长期抗战

忧郁症9成可以治好,但5成会复发。它是一个需要长期抗战的过程,比较麻烦是一旦慢性化了,你这辈子都要跟他抗战,有的忧郁症是慢性的,你会发现孩子闷闷不乐,然后其他功能慢慢降低,变得比较蜗居,开始很消极,常常就是不自主的心情不好,他不会有太激烈的举动,但你就是知道他不快乐。

但也有急性发作的,急性发作就是大家最害怕的。比如说他突然站起来去跳楼,那就是急性发作,很像精神疾病里面的思觉失调,或者会有幻想或是幻听,他会听到很多声音跟他说去死、会无法控制自己的状况。急性发作的孩子一开始还会控制自己,但控制不住的时候,就没有办法去对抗那些声音跟冲动,他就真的会去做。很多时候外人看到的是他突然跑出去,但他可能已经有一段时间很努力的在控制,可是没有人知道。因为他不会讲,也不知道怎么讲,他就是觉得没有人理解我。他处在高度的紧张状态之下,对学校、老师和同学都是压力。

身边的照顾者也需要支持

同学们知道他有这个状况,大家一开始都很包容,老师也会很包容,可是久了之后大家会怕,身边帮助他的同学都会受不了,都要先做心理咨商。他旁边的照顾者,例如他的导师、父母都会承受很大的压力,父母一开始会接受「我的孩子生病了、我的孩子现在需要帮忙」,但是当孩子长期的,3个月、半年看起来很不稳定,他们也累了,就会开始指责孩子说,「我看你是装病,你不是病人,你就是懒惰消极,你就是逃避」。这样就加重孩子的病情,就会变成家长也不合作,其实,家长也是需要支持的。

支持的工作最后会烧到老师身上,因为辅导老师会是这个孩子很密切的照护者,可是老师、整个系统同时都需要有人支持,不然也会垮掉。但因为辅导老师有受过专业训练,知道怎么调整自己,知道这件事必然会发生。帮助忧郁症的孩子一定要有系统性支援,要让更多人互相接住孩子,在家里父母接手、在学校同学老师接手、大家互相分派一点,你要让这个系统的网一直在那边。

那谁会是辅导老师的后盾?可能是精神科医生,因为辅导老师常常要跟学生谈,谈的过程都是很庞大的情绪,所以最后当孩子已经得到稳定的协助之后,我们开始会把其他心力放在其他照顾者身上,例如跟爸爸妈妈谈要照顾好自己,做好身心的调适之类,跟老师谈怎么让他的压力减少,也要减少自责。

青少年忧郁专辑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我们的缺点麻烦您能提出,谢谢支持!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