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啦儿童门户

61啦儿童门户
助力祖国花朵成长

反对校园霸凌!炎亚纶讲述自己初中被霸凌三年的故事

「铅笔盒被倒牛奶」炎亚纶花7年走出初中霸凌伤痛吁大人别教孩子隐忍

儿福联盟「2018台湾校园霸凌防治现况调查」发现近7成孩子有接触校园霸凌的经验。许多旁观者认为「只是开玩笑而已」,轻忽霸凌造成的伤害。爱心大使炎亚纶也分享他初中被霸凌3年的痛苦回忆。

儿童福利联盟文教基金会3日发表2018年校园霸凌调查报告,有近半的学生认为,如果自己被霸凌,不愿意跟爸妈说。也有敢达23.2%的孩子认为,不管是在网路上成立社团反对某人、丢课本等恶作剧都只是好玩,大人口中的霸凌事件并没有那幺严重,显示许多孩子分不清「开玩笑」和「霸凌」的界线。

儿盟常年关注反霸凌议题,每年都针对霸凌议题调查。本次调查针对全台11~14岁儿少,共回收1157份实体问卷。

孩子遭霸凌不愿和爸妈说,最大原因是怕爸妈担心(57.2%),以及怕事情愈处理愈糟(56.3%),显示孩子认为霸凌事件发生时,孩子对爸妈的处理方式信任度不高。对此,儿福联盟执行长白丽芳举出问卷中的数据提醒家长,孩子被霸凌时最需要的协助中,敢达58.2%是「爸妈对事件的理解」,居首位;而不是马上要孩子跟对方道歉、或要孩子不必理对方,甚至完全冷处理。

霸凌三大迷思旁观者不愿给予协助

调查也显示,66.4%孩子曾接触校园霸凌,其中,多数为旁观者占64.7%;曾被霸凌者占17.1%、霸凌他人者占9.2%,。白丽芳分析,杜绝校园霸凌需要家长、学生和老师共同合作,而当校园霸凌发生时,「旁观者」是否能给予被霸凌者支持,或是不随霸凌者起舞,对于之后霸凌发生率有很大影响。

艺人炎亚纶担任此次活动爱心大使,他也勇敢分享自己初中被霸凌的经过。他国小在美国念书,初中才回来台湾,不太适应,同学也将他视为异类。他回忆:「铅笔盒常被倒满调味乳,书包和课本总在垃圾桶找到。」最让他难过的,是妈妈用心替他做的盒饭,也常被同学打开丢进垃圾桶,「觉得饿肚子又辜负妈妈的爱,是很强烈的痛苦,」直到毕业后他求助于心理咨商师,也服用了半年抗忧郁药物,才渐渐走出霸凌的伤痛。

根据儿盟调查,三大迷思会降低「旁观者」对霸凌的敏感度,「冷眼旁观」不介入甚至随之起舞,分别是:觉得被霸凌者本身有问题、认为同学只是在开玩笑,最后则是担心自己也变成被霸凌的对象。回忆自己被霸凌的过去,炎亚纶认为当时同学觉得「恶作剧一下而已」、「只是开玩笑」,却不知道这样对当事人造成很大的伤害。

反霸凌难以透过宣传品让学生理解

本次调查结果也反映,这些事情、观念难以透过老师在班上或朝会宣导,或是发送反霸凌宣传品,就能让孩子了解。

除了家长的关心、同学的协助外,老师在阻止校园霸凌更是重要的一环。孩子除了不想告诉家长,也有超过三成(31.4%)的孩子被霸凌时不愿跟老师反应,孩子认为老师不关心霸凌问题,或不信任老师的处理方式,这也是儿福积极入校协助老师的原因。

因此,儿盟特别提供学校支持,学校可向儿盟提出申请,由儿盟派社工到校协助导师、辅导老师,提供霸凌相关的绘本、教材,甚至也可安排社工实际入班带领孩子理解霸凌。白丽芳强调:「会设计完整情境,孩子必须透过实际的体会,感受被霸凌者的心情,才会对这件事情有感觉。」

儿盟与可口可乐基金会在松山文创园区打造反霸凌主题互动式产览《咘哩隧道No!No!No!》,即日起展出至1/31。展览中包含2017年在华山设置的「故事贩卖机」,收集许多与霸凌有关的故事,包含霸凌者、被霸凌者和旁观者的看法,透过这些真实的故事,引导孩子思考如果自己遇到这些事情,该怎么面对?别人有什么感觉?可以怎么做?

炎亚纶在初中整整被霸凌了3年,花了7年才走出伤痛,他认为,应重视孩子的感受并即时给予协助,他说:「家长和学校应正视霸凌的存在,而不是一味要孩子隐忍。」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我们的缺点麻烦您能提出,谢谢支持!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