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啦儿童门户

61啦儿童门户
助力祖国花朵成长

校园欺凌事件层出不穷 班级就像一个小型社会

「一个班平均有2人不喜欢你」社会学看青少年霸凌:如宫斗般残酷

青少年间的霸凌行为,中间有比大人想像中更复杂的爱恨情仇。中研院研究员吴齐殷和他的团队透过问卷、访谈、视讯纪录等方式,观察全台1077名国、高中生求学期间的友谊网络动态变化,用社会学知识解析师长处理霸凌现象时,容易忽略或误解的部分。

从社会学观察青少年霸凌现象

身为台湾青少年研究与犯罪学的翘楚,中研院社会学研究所吴齐殷研究员以社会学的角度观察,发现青少年霸凌行为层出不穷的关键,在于长期以来被大人忽略的,存于青少年之间的错综复杂「友谊网络」特性。

不同成长背景、能力与价值观的青少年,会逐渐自成一群,或因遭排挤而落单。而彼此为了在「班级」这个宛如社会缩影的缩小版社会中竞争「社会地位」,「霸凌」行为其实正是模仿大人踩着别人往上爬的社会化行为。

「地位竞争」不只在后宫,青少年也要求生存

在《后宫甄嬛传》电视剧中,后宫妃嫔分成不同派别,透过彼此合作或离间,争夺更适合生存的地位。过程中发生各种「霸凌、欺压」的情事,看得观众咬牙切齿,当主角透过与关键人物合作结盟而翻身时,观众往往也跟着感到大快人心。

这种在友谊网络中,透过各种合纵、连横的策略,进行地位斗争的情况,是否很眼熟?现实生活中,地位斗争不只发生在成人的职场,也普遍存在于青少年的校园生活里。

大人总认为青少年的霸凌行为,只是小孩子之间不懂事的打闹,却忽略了「友谊网络」和「地位竞争」是青少年在转大人的成长过程中,相辅相成的两个核心元素。

 

要让所有人都喜欢自己,难如登天

吴齐殷和他的研究团队与位于台湾北部、中部、南部与东部的国、高中合作,透过问卷、访谈、视讯纪录等方式,持续观察49个不同班级,共计1077名国、高中生,追踪分析各班同学于求学三年期间的友谊网络动态变化。

根据该调查,得到一个坏消息和一个好消息。坏消息是,班上一定会有讨厌你的同学;好消息是,班上也一定会有把你当朋友的同学。而被霸凌者需要的是,有更多人愿意鼓起「被讨厌的勇气」,和他站在同一阵线。

如图1:

数字透露的班级生存之道:要和受欢迎的人成为朋友,并和大多数人一起讨厌某个同学,才容易在友谊网络中取得地位。这也是霸凌会发生的原因之一。资料来源:吴齐殷提供,图说设计:林婷娴、张语辰

追踪调查的结果显示,在一个班级中,平均会有两名同学不喜欢你,例如不想共同用餐、分组或者游玩。然而,另一方面,平均会有三名同学把你当成朋友,乐于一起读书、一起玩。

就算是自己喜欢来往的朋友,他平均也会受到另一名同学讨厌;而自己不喜欢往来的同学,平均则会被另外九名同学讨厌。九这个数字远大于一,反映出一个现象:青少年喜欢和受欢迎的人做朋友,尽管有一名同学讨厌他,却不会威胁到自己在班级友谊网络中的地位。

但需选择和大多数的同学站在同一立场,排斥不受欢迎的同学、一起讨厌他,否则就会与九位同学为敌,自己可能也会被扫到台风尾,成为被霸凌的对象。

这个攸关生存的选边站考察,可以解释为何同学会对班级中的霸凌行为「视而不见」或「成为共犯」——因为自己也得「设法」存活下去,没人敢贸然挥霍被讨厌的勇气。

上述是1077名国、高中生的平均数据,以观察全局来了解青少年交友的心态。接着把镜头拉近,以一个班级的友谊网络为例,观察同学们互动与霸凌生成的结构。

 

当「竞争地位」成为需求,霸凌就是手段

如图2:

每个编号代表一名国中生,整体交织成爱恨并存的完整友谊网络。

班级的友谊网络中,每个编号代表一名国中生,蓝色箭头表示「认为对方是朋友」,红色箭头表示「不喜欢对方」。图中1、6、21同学,可视为班级网络中的关键人物:

1同学受到有些同学喜欢,有些同学不喜欢,但不会成为被霸凌的对象,因为若被欺负的话,有朋友会挺他。

6号同学是班上的众矢之的,易成为被霸凌的对象;同学们都表示不喜欢他,就算被欺负也没有朋友支持他。

21同学是班上的边缘人,没有人愿意与他来往,像被当成空气般,属另类的无形霸凌。

如果你是这个班级的师长,得知班上存在着这种友谊网络,发现6号同学和21号同学容易成为霸凌的对象,你会采取什么行动?

研究结果发现,在班级中拥有愈多朋友,被同学排斥、霸凌的概率愈低,但平常需要投入较多心力在同侪关系的经营上。若被一个团体排挤,但有另一个团体可以接纳自己,被排斥、霸凌的概率也会降低,因为有人和自己站在同一阵线。

「出外靠朋友」这种古人琢磨出来的日常生活智慧,可不是说说而已。被霸凌的同学通常有两种情形,一是众矢之的,二是边缘人,而这两者皆需要有朋友愿意站出来撑腰。

大多数老师和家长都以为青少年是单纯欺负对方,所以阻止霸凌的方式,多透过以暴制暴来惩罚对同学动粗的青少年,或借柔性劝说来呼吁班上同学不要对霸凌视而不见,像是空降一双老天的手到班级中,试图拨乱反正。但这么做,却忽略了青少年霸凌行为背后的社会化意义:在班级中争夺更好的「社会地位」。

若以有形的角色来理解,举《哆啦A梦》中同班的胖虎、小夫和大雄来比喻:胖虎为了争夺大雄手中玩具的控制权,会毫不留情地对大雄挥出拳头——这是一种巩固自己地位的霸凌行为。而小夫为了避免和胖虎的友好网络断裂,导致自己也沦为被霸凌者,只能选择和胖虎站在同一阵线,一起追着大雄打,助长霸凌行为。

 

流动的友谊网络中,寻求最佳战略位置、高中阶段的青少年,扣除有限的在家时间,一整天几乎都在班级中度过。青少年并非只有课业需要烦恼,因为班级就是一个重要的社交场合,需要时时留意和朋友的互动,忙着维系人际关系,也要观察其他朋友之间的连结。若因怠惰而疏远朋友,自己的位子就会被另一人取代。

 

友谊网络并非静止不动,而是会随着时间、事件变化,例如高中一年级升二年级分班后,班级的友谊网络就会重新整理一次。另外,《韩非子》说道:「纵者,合众弱以攻一强也;横者,事一强以攻众弱也。」

在青少年的友谊网络中,也存在着如同战国中后期诸侯之间的竞合关系,因此这个观点可能是理解与掌握「霸凌行为」的首要切入点。若现存阻止霸凌的方式无效,师长们可参考「合纵连横」的战术,观察班上同学如何来往,协助被霸凌的同学建立有利友谊网络的「战略位置」。

举例来说,为什么有些体型较圆的同学会被讨厌,有些则会被同学喜欢?我们可以观察其身边朋友在班级的友谊网络中的地位:原本因为体型像小熊维尼而被欺负的同学,可能因为参加了班上的读书会,进而跟班上受欢迎的同学成为朋友。

霸凌者为了不得罪受欢迎的同学,避免受欢迎的同学跟他的朋友们一起排斥自己,使得自己地位下降,也会选择不再霸凌那名原先被欺负的同学,甚至和他维持友好关系。

被霸凌者需要的,就是这种对自己情势有利的朋友网络位置。而师长可以帮忙的,便是找到关键角色,调整班上失衡的友谊网络。

霸凌者、旁观者与被霸凌者,都需要被讨厌的勇气

以班级的友谊网络模式来看,霸凌者需要的是相信自己在班级中的地位,承认一定会有人喜欢自己,也会有人讨厌自己,无须透过霸凌手段来踩着别人往上爬。

旁观者可以做的是,在不涉及危险的情况下,鼓起勇气,让被霸凌者知道他不是友谊网络中的一座孤岛。而被霸凌者,请相信友谊网络是可能变动的,眼前的状况并非永恒,请勇敢求援,不要放弃希望。

这份长期深入台湾各地国、高中,观察并追踪青少年学生成长历程所得到的研究结果,并非要让我们迅速找到一个解决霸凌现象的对策,而是提醒每个人从友谊网络中的不同立场去思考、了解同学们彼此的爱恨情仇,并理解同学们不敢贸然阻止的自保之道。而这些都是面对欺凌现象时,容易被忽略或被误解的独到社会学知识。

《研之有物》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我们的缺点麻烦您能提出,谢谢支持!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