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啦儿童门户

61啦儿童门户
助力祖国花朵成长

一个杀人犯的母亲的自白:我竟不知道他有抑郁症

枪击案凶手母亲的自白:原来他饱受忧郁自杀折磨这么久

1999年,发生在美国科伦拜校园的无差别枪击事件夺走13条生命,凶手之一、18岁的狄伦.克莱伯德则当场举枪自尽。十几年来,众人持续探讨:为什么在健全家庭长大的狄伦会犯下如此罪行?杀人犯到底在想什么?其母苏.克莱伯德阅读儿子留下来的文字,才发现除了他的心中除了有让自己精神失常的忧郁外,还有满满的渴爱情绪。

自惨案发生那天起,我们就很想得知狄伦死时到底在想什么。他故意没留下任何蛛丝马迹,警方也把他房间搜括一空,拿走所有相关物品,所以也几乎无迹可寻。我们也已认定永远无法得知他在死前那几个月到底经历了什么。然而,二○○一年凯特.贝顿的办公室打来电话。警局扣押了几页狄伦写的东西,说要复印复本给我们。

我老是把他写的这些东西称作「日记」,可是其实不过是调查员在案发后搜集的几页零星纸张。

狄伦写的东西令我茅塞顿开。我不知道原来他居然跟我一样,会藉由写作来抒发情思,令我觉得跟他又贴近了一些。日记本身却令我心碎欲绝。狄伦的痛苦跃然纸上,字里行间可见他有多忧郁、自认多孤立,且既渴望又迫切。

儿子生前日记:内心受伤,但仍渴望爱

他提到自残,可见他十分痛苦。最早写下的纸页上,每页都提及自杀:「想到自杀,我就觉得有安息的希望,不管下辈子会到哪─终于不用再跟我自己、世界、宇宙奋战─我的身心、所有地方、所有事物都将回归安宁─我─我的灵魂(存在)」接着通常会加上:「天哪,我真的好想去死……我觉得自己是个悲伤、凄凉、孤单的无药可救……不公平!!!总结我这一生……是史上最悲惨的存在。」科伦拜事件发生前整整两年,他第一次提到要自我了断,后来也更多次提及。

字里行间充满绝望、愤怒,但甚少暴戾之气,尤其是一九九九年一月前的文章。除了悲伤外,狄伦在日记中最常提及的感受、也是目前最常出现的字眼,就是「爱」。有好几页都画满了大大的手绘爱心。他写到自己极度渴望谈一段感情,渴望有人理解他,时而洋洋洒洒,读来令人柔肠寸断。「黑暗时期,只有无尽悲伤,」他写道。「我想找到爱。」他写到自己苦苦狂恋一个连有他这号人物都不知道的女孩,巨细靡遗写了好几页。

虽然他小心翼翼,不让人知道自己迷恋女生、内心受伤,但两个构成自杀欲望的心理状态─受挫的归属感(「我是孤单一人」)及自觉造成他人负担(「我只会拖累别人」)─都显而易见,令人心疼。在世人眼中,狄伦是个边缘人,但多年来我一直抵死不认同,因为他有亲近的朋友,而且也不乏其他友人,男女都有。但从他的日记看来,似乎跟我们的想法有天壤之别。

他有朋友,却觉得自己格格不入。在一篇日记中,他列出这辈子发生过的好事,「好家人」也在其中,我们的爱浩瀚无边,却无法穿透他的孤寂迷雾。他认为自己是个累赘,可是我们从未这么想。他与周遭格格不入,缺乏知音,对此也表示忿忿不平。一开始他主要是生自己的气,但怒气逐渐转而向外发泄。

我觉得精简几个重点会对你有所帮助。

一、不管你做了什么或没做什么,都不是导致狄伦犯案的原因。

二、你没有「不慎没察觉」狄伦所受的折磨。他守口如瓶,刻意隐瞒自己的内心世界,不只你,他周遭的人也全蒙在鼓里。

三、在生命最后的日子里,狄伦的心理功能已经恶化到令他神志失常。

四、尽管他已神志失常,仅存的善良本性仍使他在案发时饶过至少四个人的命。

─彼得.朗曼(Peter Langman)寄来的电子邮件,二○一五年二月九日

狄伦严重忧郁这点无庸置疑。既然人已死,当然不可能再诊断,但有些专家相信问题可能更严重。他的日记读来令人费解,不只因为狄伦字迹潦草。在生命最后的日子里,他写下诸如:「当我还是一副人类肉身时,知道自己将死去,一切看来都无关紧要了。」这句话听起来仿佛他不觉得自己像是人类似的,至少有时候是这么觉得。

狄伦既聪明又有教养,文笔也比一般人好。可是他常在日记中选用奇怪的字眼。有时他写的词语不是真的词汇,而是自创新词,像是「忧郁人」及「察觉识」。他写出来的句子也不寻常,如先前我引述的那段话:「我觉得自己是个悲伤、凄凉、孤单的无药可救。」这不是写日记时为求快而简略的写法。

这是彼得.朗曼首先注意到的几件事。心理学家朗曼博士是研究校园枪手的专家,也出版了几本着作,包括《孩子为何杀人:校园枪手的内心世界》(Why Kids Kill: Inside the Minds of School Shooters)。撰写拙作时,我曾向他讨教,谈这些令我不好受,但也增广我的见闻。经他同意后,为了弄懂狄伦写的东西,我便以他的诠释为主。

生活压力,让一个人精神失常、陷入忧郁

朗曼博士告诉我,矛盾的地方太多了:这个人人口中羞赧温柔的孩子,怎么会摇身一变成为杀人不眨眼的凶手?

后来二○○六年,警局将几篇狄伦写的东西公诸于世,我们才得以一窥狄伦在外的模样以及他在自己眼中的样子有多么不同。

朗曼博士认为,早期狄伦腼腆、十分怕出洋相、严以律己的形象,可能是源自轻微回避型人格违常。有回避型人格违常的人害羞程度已超出一般的内向。狄伦步入青春期后,生活压力重重,令他吃不消,转而演变成较严重的精神分裂型人格违常。

精神分裂型人格违常的人在他人看来通常很「古怪」(跟狄伦不熟的人,常会形容他是傻愣怪咖)。他们可能会很偏执,尤其对芝麻小事很敏感,就像狄伦那样。他们常用不着边际的诡异文法及不寻常的字眼,如狄伦写的东西那样。

我自己不知道该怎么看朗曼博士的诊断。我不知道哪个比较糟─知道狄伦心理严重失常,或知道他的问题这么大,同住一个屋檐下的我却浑然不觉。两者都没什么帮助。

在新墨西哥本科研究罪犯大脑构造的肯特.凯尔(Kent Kiehl)博士协助我,另外请人帮忙分析狄伦的日记。审阅者并未发现正式思考障碍的证据,但指出:

他不断钻牛角尖,话题离不开忧郁、自杀念头、疏离感等主题……在陷入忧郁前,自我感日渐解离。随着内心的痛苦及疏离感加剧,他也越来越不把别人当人看……他饱受痛苦折磨,解脱可望可即,加上自诩高人一等,剥夺他人人性,丧失情感能力,内心世界才会被幻想占据,让他着手策划日记中提到的自杀、杀人。

 

报告以此作结:

光凭日记是不可能下确切诊断,但从这些日记来看,他应该是患有严重忧郁症,伴随短暂精神病发作以及/或有边缘性人格违常。

十名校园枪手,九人饱受忧郁及自杀念头之苦

到头来,狄伦的诊断到底是什么也无所谓了。说狄伦患有忧郁症,或忧郁症会扰乱人的决策过程,也没人有疑义。事实上,朗曼博士在近作《校园枪手:了解高中、大学及成人罪犯》中,探讨了十名校园枪手,其中就有九人饱受忧郁及自杀念头之苦。即使狄伦只有严重忧郁症,正如朗曼博士所说,他是「神志失常」。

有时候我很羡慕那些为了有效治疗挚爱亲人而竭尽所能的家庭,即使他们最后还是失败了。我的儿子饱受疾病所苦,独自挣扎。我从未想过狄伦竟得了忧郁症,直到看了他的日记,得知他想一死了之,渴望死后能安息惬意为止。他那些好友多年来每天都跟他玩在一块,也没料到他居然如此郁闷,有些人到现在仍拒绝这个说法。可是我是他的母亲,我应该知道才对。

若狄伦还活着,到头来或许仍会自杀身亡,但我无从得知。狄伦确实有忧郁的外显征兆,我看到了那些征兆却没办法解读,如果我们有足够知识能理解这些征兆的含义,我相信我们就有办法预防科伦拜事件发生。

苏·克莱伯德的TED演讲视频

 

作者介绍|苏.克莱伯德

1999年科伦拜校园枪击事件凶手之一Dylan Klebold的母亲,其子夺走了十三名无辜者的性命后举枪自尽,造成一桩撼动社会的滔天悲剧。案发后十五年间,悲痛自责难当的她,为了解儿子所作所为、其隐而未言的忧郁症、精神疾病及暴力之间的关联等,竭尽全力爬梳相关资料,积极参与预防自杀的活动。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我们的缺点麻烦您能提出,谢谢支持!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