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啦儿童门户

61啦儿童门户
助力祖国花朵成长

当代年轻人应该要知道怎么样才能找到自己的理想

致年轻世代:理想,可以边走边找

「这不是我想做的」、「这份工作是浪费生命」……,抓不到工作与生活的平衡时,何不先试试踏出舒适圈?

相信房子、官位或是『成就超越父母』等狭义成就感的人,挫败感最重,」精神科医师王浩威一语道破。

经济陷入低迷、社会充满不确定性,向上流动趋于停滞。最焦虑的父母长辈,将焦虑感传给小孩,导致小孩顺着旧有的价值观走,毕业后茫茫然,不知该做什么。

在台湾社会里,许多年轻人也卡在安逸的环境里,鲜少意识到进退失据。

天秤两端失衡

今年26岁的周彦宇(上图),台大电机系毕业,却对资工系的算法最有兴趣。他回想高中填志愿只用删去法,不想念生物就选第二类组,考到第一志愿进了电机系。

后来进日商台湾分公司当系统工程师。待了3年,发现很多大型专案或研发端都不在台湾,自己学不到技术,决定离职。

在电资领域,科技变化快速,但周彦宇过去只像机器一样,做着重复设计程序的工作,因此想看看外面的世界,增加技术。没有太多企图心,只知道需要改变,「我不想要原地踏步,」他说。这一辞,到下一个工作,就是1年。

最重要的是:开始付诸行动,寻找自己追求的是什么?

辞职后的周彦宇,每天坐在咖啡厅练习写程式、加强算法,学新的技能,从早练到晚。这些练习原本是为了明确的目标──进Google,「后来觉得Google不是触手可及的,我就没那幺密集练习了,」失去目标,周彦宇显得惶惶然,也停下进修的脚步。

1年中,身边同学有的早已成为领域佼佼者,「我甚至听不懂他们说出来的东西。害怕自己无法在软体界生存,但不知怎么追赶。」

履历投过几家中意的公司,但也铩羽而归。「我想说自己真的这么差吗?」周彦宇曾经站在台湾金字塔顶端,却开始怀疑自己。

他现在是国尊科技系统工程师,追求工作与生活间的平衡,似乎就是他目前最重要的事情。

 

进退失据时,最重要的是:开始付诸行动,寻找自己追求的是什么?

很难想像,王浩威也曾面临中年待业后颓丧的自己。离开花莲慈济医院的那1、2年,失落感笼罩在周围,「好像你生命的一部份死掉了,莫名的忧郁,」王浩威叹气。

但随即他眼神一亮,说起他用81天环游世界,把自己拉出深渊,那年他35岁。

尝试改变,才知道缺什么

不只有王浩威,许多年轻人也希望走遍世界、认识自己。

「我的目标是30岁前环游世界,」台大机械所毕业、不到30岁的陈敬宜说。为了圆梦,陈敬宜在本科、研究所阶段,除了社团,就是拚命当家教,或申请不同的计划当国际志工。

去年,他终于完成梦想,环游世界81天,只花了12万,主要停留在南美洲和巴尔干半岛的国家与城市。

「把自己丢出去,就有很多可能性,」那种可能性,只发生在和当地产生互动的时刻。

他知道他自己还在找,无法真的知道自己要什么,但必须不断思考和学习。

陈敬宜旅行的时候,习惯去传统市场,他笑着回忆在厄瓜多尔时,吃到一碗看来像馊水,但当地人吃得津津有味的大杂烩,只要1块美元,陈敬宜直说,那是他旅途中吃过最好吃的料理。

选择发展中国家,除了价钱低廉,陈敬宜喜欢研究这些地方,如何在资源匮乏的状况下,找到其他可发展的方式。从中,他不断跟自己过去的人生经历做比较,开始理解不同的可能与选择。

看来很清楚自己想要的是什么,但他习惯用口头禅回应,「Never try,never know(没试过怎么知道)。」他知道他自己还在找,无法真的知道自己要什么,但必须不断思考和学习。

 

「关键在于,我尝试的够不够多,」陈敬宜说。而每一次的尝试,都像是打掉旧有的自己,再重新开始。

不到30岁的陈敬宜一直有冒险精神,每一个外人看来疯狂的旅程,对他来说都是更了解自己的机会。

环游世界,是他离职后决定的行程,离职是因为觉得做的事情没有意义,加上他清楚知道自己不想当工程师。但在台湾,没有当过两、三年工程师,很难转换跑道。看着身边同侪当工程师,薪水三级跳,在不同工作与国家间流转的他,也清楚社会价值跟自己想的不同,也曾迷惘,却因为走了世界一遭,更确信自己喜欢的是「设计思考、发想策略」。说起未来,「还是迷惘啊,但只要抓住自己坚信的核心价值与大方向,永远记得自己有选择的权利,不要设限,」陈敬宜说。未来即使跌跌撞撞,心中却有了清晰的目标。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我们的缺点麻烦您能提出,谢谢支持!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