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啦儿童门户

61啦儿童门户
助力祖国花朵成长

作为家长应该怎么样帮助孩子建立自信心

苏文钰:站在孩子需要的地方,别让他失望地离开

很多孩子的成长并不是那幺愉快,尤其是那些在群体里显得不一样的孩子。我们都必须在「苍蝇王」的荒岛上活过来,并试着长大。同一个故事,会有千百万种发展的可能,如果你是家长、老师、志工,请不要告诉这些孩子:你很可怜,我们想帮助你们……

我有一个朋友提姆,从小家里很穷,父母亲时常为了生活吵架。六岁那年,父亲在一次争吵中失控,当着姊姊与他面前拿刀把母亲砍成重伤,这件事的后遗症是,姊姊长达一年半无法开口说话,提姆则是一遇到无法接受或领悟的任何状况,就会把与外界联系的所有感官封闭起来,呈现全然呆滞状态。幸运的是初中时,提姆遇到一位非常关心他的老师,把他从这口暗井里挖了出来,现在过得还算是不错的「单身」生活。

谁来给不幸的孩子们机会?有多少老师遇到像提姆与我这样子有学习障碍的孩子,会因为不舍而不断想方设法来鼓励他们呢?老实说,提姆与我若不是遇到好老师,一生或许就这么废了。

过去几年的Program the World,在教学过程与学生的对应,也不是一直都很顺利的。刚开始有一位学生,足足有好几个月连正眼都不愿意看着我。我坐在他旁边,蹲在他身边,有时因为方便就跪在他旁边帮他解决问题。

很早我就注意到他手上有一道很长的刀疤,大概比我指头上的刀疤长了有十倍之多。我没问他刀疤的由来。日子就这么过去大半年,从起初的不理我,到现在愿意听我的指示,进步很快。

我跟老师说,这个孩子很聪明,功课应该不错。老师说,他是不是聪明不敢讲,但是功课算是不太好。常喜欢自己躲在一个角落不理人,朋友就那幺两、三个。

又过了几个月,老师偶尔会提起孩子们的背景,半数孩子都有一段辛酸的过去,真是听一次就掉一次眼泪。

我问起这个孩子,老师说,「喔!他就是嘴巴坏,好的坏的都被他讲完了,那幺人家还能说什么?」偏偏他个性很倔,一点也不让人,所以在学校与人起冲突是常有的事,可是因为矮小,每次都吃亏。我问起那长长的刀疤,老师也不知道是怎么来的。

后来有一次,我坐在他身边,把右手的旧伤疤给他看,并且跟他说了这段往事。他淡淡的说:「这没什么啦!我也有。」说着就用左手把右手盖住,看样子是不愿再说下去了。

 

从那次闲聊以后,我们的关系愈来愈好,开始会搭肩拍背。现在,他会主动负责催其他同学来做作品。当我生病时,还会以老大哥的口气要我休息就好。意思是说,他会处理其他事。

另一个孩子从小在姨婆家长大,母亲过世之后,四岁大的孩子被弃养,姨婆的女儿坚持要养这个孩子,之后还带着她嫁人,生孩子后却大病一场,六岁大的孩子负担起照顾新生儿和阿姨的生活及所有家事,整整两年,也为此失学。直到这位阿姨将她送到一位佛教法师创办的关怀协会,生活才逐渐稳定下来。

朋友告诉这个孩子,阿姨带着你生活的日子对你来说很珍贵。因为这个过程,你学会了一切做家事的活,学会了照顾别人,体会到生活需要的付出,这会让你一生不缺乏,很多人即便活到几十岁都还不一定学会照顾别人。

而你因为有这样的经历,学会感恩、懂得珍惜,并且在你将来有能力之后,有同理心可以理解与你有着相同故事的人,知道如何帮助、协助他人。你若因为这事变得很有力量,都要感谢故事里的每一个人。

同一个故事,会有千百万种发展的可能,如何解读,就成了我们一生的剧本,如果你是家长、老师、志工,请不要告诉孩子:你很可怜,我们想帮助你们……。这样引导下的解读,会让孩子编译一个内在困顿剧本,贻误一生。

我们该做的,是要帮助孩子建立自信,适时给他们机会,让他们找到一种对人生高度的想像与期许。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我们的缺点麻烦您能提出,谢谢支持!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