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啦儿童门户

61啦儿童门户
助力祖国花朵成长

家长必看!孩子的性教育究竟有没有必要?

中国性教育夏令营大方挑战不能说的秘密

今年8月,从事性别研究逾20年的中国性教育社会学家方刚,在北京针对青少年举办为期3天的性教育夏令营,这已经是第5届。课堂上讲月经、处女膜、自慰、保险套,家长也坐在教室后旁听、认真笔记。大人从一开始尴尬、质疑,到最后,纷纷报以认同与肯定。在这里,「性」不再是禁忌的话题,是认真学习的严肃知识。

当孩子问你:「我是从哪来的?」身为家长的你会怎么回答?「从垃圾桶里捡来的」、「太空人送来的」、「从石头里蹦出来的」在看似打趣的背后,其实恰好表露出华人家庭在性教育上的禁忌与守旧的态度。

方刚在夏令营中,以丹麦绘本作家霍姆·克努森(Per Holm Knudsen)的作品《宝宝打哪来?》(How a Baby is Made)大方的解释这个「不能说的秘密」。

性教育这几年特别受到中国媒体与各界的重视,若爸妈不跟孩子讨论,孩子就只能从同学间的玩笑,或是网路流窜的资讯中获得,这往往会让人对「性」的认识变相的从语言霸凌、身体与性别歧视等角度切入,最糟糕的是一旦成为了刻板印象,日后要再改变,势必得花上好一番功夫。

不讲就不会做?

「知道性交过程的请举手」方刚老师问,台下只见2位孩子怯怯生的举起手来,方刚接着又问:「那不知道的呢?」教室后方坐满旁听的家长,许多学员交头接耳说,「要是敢让家长知道他们谈这些事,不被打死才怪」。面对台下一片尴尬,方刚早已见怪不怪。

除了在台上分享,方刚也以视频和分组讨论方式带领孩子进一步思考「性的好坏差异」,过程中,他会请学生在纸上写下答案,并借机让孩子理解性别间的生理常识,像是为什么女生才有月经?什么是卫生巾?等等;此外,也让学员参与情境喜剧的演出,以换位思考的方式正确面对性骚扰的问题。

第一天结束,方刚和家长们说明教学内容:「明天我们要讲『自慰』,有不同意的意见请举手。」一名家长质疑:「本来没有,讲了是不是孩子就会去尝试?」方刚开诚布公提出思考:「我们会提醒,如果没有经验,也不用尝试。但是不讲,他们未来就一定不会尝试吗?」他提醒家长,若愈把这些当做坦然的事来讨论、不去回避,孩子愈能正视这件事。

家长也缺乏性知识亲子一起学

连续举办了5年,方刚提到当初举办夏令营的初衷:「19年前我的孩子出生,我就想到有一天他势必得面对青春期的生理变化,但许多家长本身就缺乏性知识,学校也难以深入教育,想来想去,最后干脆自己来吧!」

方刚认为,过往中国的性教育仅限于生理知识,然而真正的性教育,其实指的是一个人在性方面是否具备正确的价值观;除了性行为,更包含对性别、亲密关系、感情以及对自己身体的态度。方刚的理念是,唯有接受过性教育的正确灌输,才有办法成为一个懂得为自己与他人负责的人。

家长、教育界反映两极方刚:坚定以对

不过在推动性教育上,方刚仍遭到许多负面的抨击,像是两年前出版的《中学性教育教案库》一书,就有家长反映说「怎么可以跟孩子说这些?」,也有群众前往教育单位举牌抗议、游行,更在网路上成立群组,威胁恐吓要肉搜方刚的亲属并扬言施暴。

但他并没有就此放弃,「我是那种越挫越勇的人,没有人骂,我还觉得挺难受!越有压力我就越往前走!」方刚心意坚定的说道。

亲自参与夏令营的家长也表示获益良多,一名家长、同时也是生物老师回馈道:「我带儿子一起来有两个目的,一是我的孩子需要学习,二是我本身是教生物的,以前每次教到人体生殖系统时,因为担心孩子们胡闹起哄,所以通常就是叫孩子自己回家看书,但来了这里之后我学到,要是我能穿着一件医师的白袍走进教室,跟学生说:『我们今天要学的是人体的生殖系统,而此时此刻的你们,就是医学院的学生』学生们自然就会停止笑闹、严正以待。」

另一位家长也说:「这两天很多人问我:你是不是教不了才带孩子来参加?其实问题不在于家长有没有办法教,真正的问题是这个社会必须普及化性教育的知识,如今我们可以跟孩子在同一个学习平台上同步学习,我觉得这是相当好的一件事。」

青少年并非人们想像的那幺无知,他们正经历着自我探索、思考、判断与学习的成长过程,透过对性教育的推广认知,未来社会中的两性才能迈向尊重彼此、勇于负责的理想境界。比起孩子,或许大人对性教育的态度更该进化。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我们的缺点麻烦您能提出,谢谢支持!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