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啦儿童门户

61啦儿童门户
助力祖国花朵成长

家长们不知道的校园欺凌对孩子的影响

教室内不可言说的秘密

「我以为所谓的霸凌,是要被关到厕所之类的肢体暴力才算。毕竟,她们只是散播谣言,叫大家别跟我当朋友而已。」心理系学生张闵筑从高中开始与忧郁症奋战,她以亲身经历第一手书写中学阶段被霸凌、排挤的经验,以及面对青春期人际压力的心理转折。

到了高二下学期,我开始接受咨商辅导,所以班会时间便会到辅导中心,太过难受的时候,会请假在家休息。

这时候,大家的升学压力逐渐加重,没有人愿意担任班级干部,而我请假那天,刚好在票选这学期的干部。隔天,回到学校上课,发现我成了资讯股长。我从小就是个3C白痴,比英文课更痛恨的就是资讯课,怎么会选我呢?我满脸狐疑地看着郭采琳(注:本篇提及人名均为化名),因为我们家住得近,放学会一起走路去捷运站搭车,我以为我们算朋友。

郭采琳说:「因为孔小雨提名你,又没有其他人提名,所以你就当选了。」

「那你为什么不帮我?明明知道我不适合的。」我哽咽地说。

「我帮不了你……因为如果我帮你,她下次伤害的可能就是我。」

那是我第一次懂得,世态炎凉。

「全班,都是帮凶,都是加害者。我恨你们,全部!」我当下如此绝望。

因为霸凌事件,我被迫转至二类组(因为学校制度不能转班)。

这件事更加打击了我原本就敏感又悲观的性格,而被诊断忧郁症。那段日子我不断自我反省,找寻我被霸凌的原因。也许是我成绩太差?个性太糟?或者长得太丑?到底我做错了什么,我不知道。但我深深相信,无风不起浪,如果我没犯错,她不可能无缘无故欺负我。而这样不断的反刍思考,也让我忧郁的情形益发严重。

被霸凌,不是因为你做错了什么

多年以后,在心理系的课堂上,我才明白,沦为受害者并不是自己做错了什么,被霸凌只是因为施暴者「看上你」,想欺负你而已。因为你朋友少,没有反抗的能力;因为你自卑脆弱,对你施暴容易获得成就感。而班上一半的拥护者,以及另一半沉默的目击者,亦彰显了施暴者的社交能耐与同侪的支持度,一再让霸凌行为终致失控溃堤。

而且那当下,我并不知道自己「正在被霸凌」。我只晓得,自己跟同学处不好,没有朋友,课业有问题无法求助,中午没人陪我吃饭,孔小雨处处为难我,我很难受,仅此而已。

我以为所谓的霸凌,是被关到厕所,或是被拿棍棒打到鼻青眼肿之类的肢体暴力才算。毕竟,她们只是散播谣言、叫大家不要跟我当朋友(这就是关系霸凌)、或是写毁谤信而已。

无法帮自己贴上「被欺负」的标签,使我内心更难受。因为我不知道,为什么事情会变成这样?无法正大光明的跟老师或家长说:「我被霸凌了,请关心我,救救我。」我不知道正在被欺负,我不知道这不是我的错,只晓得心像被刀剐了千百回。

那时候父亲被派驻在外岛工作,一整年都没有回家。我跟母亲说,我很痛苦,不想去学校。她完全没有意识到我被霸凌的可能,只当是学业压力太大,叫我不要对成绩患得患失。

然而一想到要上学,就觉得好痛苦。有几次从捷运中央公园站走到学校的路途上,经过中华四路的时候,会暂时失去意识,呆立在车阵中央,等回复意识时,好几辆车从我身边擦肩而过。不过我不在意,如果被撞死了,也不错。

对于我被霸凌的事件,导师是看在眼里的,但他没有做任何处置,他自己正在接受忧郁症治疗,所以无心顾及我吧。其他老师也被升学压力压得喘不过气,在班级与办公室之间、考卷与作业之间奔波。在升学至上的高压环境里,没有人轻松,谁都是弱者。或许,我们都是体制的受害者。

然而弱者中的弱者,不正是身处其中,连为自己发声都无法的孩子?当人们用自以为是的评价去否决孩子的呼救时,久了,他们就放弃挣扎、放弃自己了。

遇上霸凌,请勇敢求救

事情还没有结束。

原本我以为上了大学,到一个没有人认识我的地方,一切重新开始,可以交到新的朋友,替自己塑造一个新的个性去生活。

但是,当我升上大二,担任校友会干部,在浏览新生名单时,竟然看到那个令我惧怕的名字──孔小雨。她本科重考进了台师大,成为我的「师妹」。

我焦虑难安,生怕她又开始怂恿本科的同学排挤我。那时校友会一个女生告诉我:「别怕,高中她能欺负你,是因为大家还没有机会认识你,就先被她洗脑了。现在,她不能欺负你!」

因为太过惶恐,我寻求心理师的协助,她告诉我:「你不能去伤害她,否则你也成为霸凌者。但你没必要原谅她,你有讨厌她的权利!」听到这句话,才让我放下心里的重担。

一直以来,总觉得「恨人是不对的」,她明明伤害我,我却不能很她,让我备受煎熬。现在我才知道,我有恨她的权利。我不会主动对她发出攻击,但我没必要强迫自己很有度量的原谅她。

我还是很感谢认真教过我的高中老师,给过我关怀的同学。更希望能让大家了解,并不是在一群会读书的聪明学生汇聚的地方,就不存在霸凌的阴影。若你正身处其中,请给自己多一点勇气,勇敢求救。

《笔记提要》

‧看见霸凌事件时,不要沉默,寻找合适对象求助。

‧受害者不需要自责。

‧旁观者即便没有任何行动,都会助长霸凌事件的严重性。

‧霸凌事件中的施暴者,通常具备高度社交手腕以及同理心,能够让他人听命于他,并且知道如何凌虐受害者,使其达到最痛苦的状态。

‧霸凌事件的发生率,比我们想像的还高。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我们的缺点麻烦您能提出,谢谢支持!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